破碎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民间借贷成一潭死水信用体系面临崩溃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8:16 阅读: 来源:破碎锤厂家

温州民间借贷成一潭死水 信用体系面临崩溃

2012年的元旦,林建海过得异常艰难,整整两天,他一遍遍拨打着电话,联系了20多个民间借贷组织,希望获得资金援助,但回答他的永远是:没钱。  方培林是林建海的“求救”对象之一。作为新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的创办者,方培林一直活跃在温州民间金融的第一线。换作以前,方培林几个电话就可以帮林建海解决1000多万元的燃眉之急,但今年连他也无可奈何。  “温州现在的民间借贷已经是一潭死水,这在改革开放30多年来还从来没有过。”方培林说,尽管企业仍有迫切的融资需求,但民间已经找不到愿意提供资金的放贷人了。实际上,当了27年“掮客”的方培林自去年9月起就几乎中止了经营。  在他看来,去年发生在温州的民间借贷风波,最大的影响是破坏了温州的民间信用体系。而这个体系,正是“温州模式”赖以生存并发展的根基无论是目前仍大量存在的家庭作坊式的小微企业,还是已经成长为上市公司的大型企业集团,几乎都建立在高度活跃的民间借贷基础之上。  危机传导  跑路老板被接回后再度跑路  据温州市去年10月底的消息称,中小企业主“跑路潮”已经基本得到控制。但实际上,最近两个月来,温州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去年12月,背负35亿元债务“出走”到罗马尼亚的上海星宝集团老板池万明,继10月被瑞安市政府派出专人接回后,又被传出于近日再度跑路。据现已登记的资料显示,其债权人总金额达25亿元,银行借款超过了10亿元。  以时下4分利息计算,25亿元民间借贷,池万明每个月光利息就要支付1个亿。据池万明的债权人吴先生称,池万明拥有瑞安上海商会执行会长等多个头衔,星宝集团旗下企业还成为世博会中国馆的参建单位,因此在借钱时对池万明的还债能力深信不疑。  根据当地媒体统计,进入2011年11月份以来,温州再现老板负债承受不了压力跳楼、跳江、跑路等事件。仅11月8日至13日,就发生了1人跳楼、1人跳江、2人注射毒品自杀等。截至12月底,温州老板跑路、企业关闭或停产的事件已经由10月初的93起增至140多起。  而种种迹象也显示,牵涉到这些企业的担保公司、民间借贷机构,正成为第二波“跑路潮”的“主力”。在温州,除了几十家正规的小额贷款公司外,还有1000多家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寄售行等类金融机构,像银行一样“揽储”、放贷,赚取差价。温州市担保协会会长郭炳钞表示,目前温州担保公司在银行的担保余额共有100多亿元。一些企业主的出逃,已造成了较大的金融风险。  信用体系崩溃  民间并不缺资金却不愿再往外借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温州的民间借贷陷入“冰冻期”。  林建海在温州龙湾经营着一家皮革厂,年产值3000多万元。临近年底,他手头一笔1000万元的银行贷款快到还款期限了,2012年2000万元的订单也需要30%的预付款。连着两个多月来,林为此四处筹钱,只凑到300万元。“以往年前这段时间,拆借1000万元资金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今年却让我急得头发都白了。”林有些沮丧地说。  方培林说,民间并不缺资金,问题是大家都不愿意再承担风险往外借钱了。  陈百霖是温州一家电器代理公司的负责人,2010年6月,一位朋友向他借钱100万元,月息1分5,借期一年。一年后,陈百霖向朋友要钱,朋友才承认把钱转借给了一家民间借贷机构,但那家机构的负责人不久前刚跑路了。直到11月,陈百霖才拿回100万元本金。当问及以后还会不会借钱给别人,陈百霖回答:“如果是亲人们买房子、结婚、治病,就可以借;但如果是转借给别人,那肯定是不会了。”  陈百霖的这种想法现在在温州非常普遍。  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指出,不是现在才有这种现象,以往已经出现过,但是现在更为严重。  方培林认为,温州民间信用体系在这场危机中遭受了严重的打击,是对温州未来经济最大的影响。影响甚至已经扩大化,社会普遍失信现象也给广大企业带来了非常大的危害。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一项调查显示,89.3%的企业受到不信守合同的伤害。  内忧外患  建立现代信用体系是唯一出路  温州民间金融危机的背后,实质是温州中小企业经营模式已经走入“死胡同”。  温州中小企业所处的境地,一方面是外需萎靡、内需不热、汇率波动、通胀高企,另一方面是温州中小企业多以加工贸易型、劳动密集型为主,技术含量不高。两方面原因叠加,导致企业订单特别是长单减少,而原材料、人工成本不断上涨,企业利润受挤压,经营负担加重。  而今的信用之殇,更影响到实体经济的运作。方培林认为,此番温州信用之殇,需要时间来抚平,信用、信心之重建,保守估计也至少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而业界有关人士则预计将用五年左右的时间才能重建。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在不久前提出,温州信用体系应以此为契机告别“熟人社会”的民间信用,建立“现代信用体系”。李扬认为,温州的民间金融信用已经崩塌,建立法治化的现代信用体系是温州经济、温州模式的唯一出路。  新闻背景  2011年4月江南皮革董事长黄鹤失踪以来,温州民企老板跑路事件愈演愈烈,几乎导致温州经济大出血,温州高利贷危机在2011年总爆发。10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温州考察时强调,要明确将小微企业作为重点支持对象,支持专为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同时要加强对民间借贷的监管,采取有效措施遏制高利贷化倾向。

呼市哪家医院专业治脱发

精河癫痫医院

北京去疤痕好的医院

深圳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