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郝旭光屏迷超级恐惧没了手机可怎么过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6:04 阅读: 来源:破碎锤厂家

郝旭光:“屏迷”超级恐惧:没了手机可怎么过

人们现在越来越离不开手机了,以至于很多人都患上手机依赖症,成为“屏迷”(刷屏都入迷)了。  屏迷的典型特点是:眼盯屏幕,拇指在动,偶尔抬眉看看四周。真可谓“拇哥与食指齐飞,抬眼共低眉一体”。屏迷活动的范围很广,而且是分段位的。初级段位:聊天、聚餐不停地刷屏。中级段位:开会,哪怕是五六个人的小会(包括大学各系的小会),上课、学生见老师和下级听上级报告时刷屏,常常把手机和手放到桌下不停地刷屏,不只是下级迷恋刷屏,上级也未能脱俗,他们与下级交谈或听下级的汇报时,也常常不由自主地摆弄手机。五段:见重要客户、领导,甚至坐在大会主席台上的领导,如果眼睛斜睨着桌下且手在动,且经常抬眼装作如无其事状,那一定也是在玩手机;大饭店的炒菜厨师,在不那么太忙的炒菜间隙,会忙里偷闲地看会儿手机(这还有卫生问题啊);大机关、学校等单位负责操控汽车进出的门卫,坐在监控室里也在不停地看手机。中高段位:个别男性去卫生间也得刷屏,真可谓“技高瘾大”。笔者曾在游泳馆更衣间里不止一次见到个别男士衣服还都顾不上穿就先开始刷屏,瞧瞧,多大的瘾啊?最夸张的是,笔者有一次乘出租车,那位司机开车竟然一直在玩手机,这多危险啊!经过多次提醒,他才恋恋不舍地收起手机。这肯定是九段以上了!  客观上说,年轻人玩手机,一是打发无聊时间,每天不管是挤地铁还是买东西,等待时间太长,玩玩手机显得时间过得快些;二是排谴郁闷,和网友一起吐槽很痛快,所谓“哥刷的不是屏,是寂寞”;三是较快速地了解瞬息万变的世界,要知道外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在关注什么,使用手机到底要比电脑方便多了。  只是,长时间过多、过频看手机、刷屏,对颈椎、腰椎、手指、视力的危害巨大。笔者对此不准备做过多探讨迷恋刷屏对生理的危害,只重点分析对人的心理和人际交往的不利影响。  过度依赖手机,会使人渐生惰性,有什么事情,随手上网一查就是了,所以记忆能力,逐渐在退化。同时,对手机的过度依赖,抑制了人的很多潜能。  不少沉湎于虚拟世界的“屏迷”,“手指说话”一套一套的,慷慨激昂,旁征博引,纵横捭阖,滔滔不绝,口吐莲花。可到了现实世界,竟有了一定程度的沟通障碍,连说话都结结巴巴,一张口,“也就是说”,“然后”、“然后”等等,好多话前面都要加个“有”字,尤其动词前非得加个“有”字不可。  患手机依赖症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即时通讯工具越来越多,QQ、微博、人人网、微信等,没事就去刷新看一看;再加上现在智能手机快速发展,更适合用这些即时通讯工具玩手机。有一个现象就是在早晚高峰的地铁上,年轻人基本上都是在看手机,基本上没有人看书,可能也跟咱们的地铁环境有关吧,夸张点儿说,人都要挤扁了,也确实没法看书,而在欧洲许多国家,哪怕是早高峰时段,地铁上仍有很多人看书。  事情就是这么吊诡。手机能实时快捷地实现人际互动,却又使得大家相互间的距离变得更远了。在聚餐时,如果玩手机,要么可能有不愉快,要么人太熟,不必在乎。不过,如果是老朋友很长时间聚一次,玩手机的应该不多见。这还要区分情况。聊天玩手机也许是想尽快结束谈话的暗示。以前,和别人聊天如果觉着无聊,自己会走神,现在用玩手机来代替走神,用玩手机来代替不感兴趣,以避免冲突。现在开会玩手机的现象非常普遍。从客观上说,这可能是大家对发言者及其发言的内容没有兴趣。有的领导做报告的确就像是唱催眠曲。用玩手机来消极“抗议”,这些是否又可视作“手机文化”的新功用?  手机成为一种依赖,貌似一天离开手机就没有安全感,虽然可能一天手机也不会响,但现在的人很难离开手机,这种现象当然还有更深层的原因。用通俗的话说,世界离了谁都转,但为什么现在的人都离不开手机呢?如果用社会学的理论来解释,可以分为几个层次。初级层次,人们渴望被关注;中等层次,人的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很多人会关注自己、自己的联系很广、自己很中心”。深层次,人怕孤独,需要以频繁响起的手机声来证明自己的重要。  手机成为一种依赖,其背后是行为依赖。从浅层次看,是觉得自己很重要,所以要时不时地看看手机,坐在主席台上的玩手机大概就是这个心理,但实际上,谁都没有那么重要,世界离了谁都转,官再大也是平常人;从深层次看,是焦虑,是恐惧,是不自信,缺乏安全感,即行为依赖。  在聚会、开会时还那么迷恋手机,其心理学上的原因,是人们之间缺乏尊重。君不见,大家都烦自己发言时别人刷屏,但别人说事时自己却常常在玩手机。这样宽以待己,严于律人,何谈互相尊重?  什么时候咱们开会时、聚会时不再以玩手机为乐了,什么时候开会时发言的人可以说些有用的实话,而不是假话、大话、空话了,什么时候乘地铁时看书的人更多了,可能咱们的中国梦真的就该实现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