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钢贸洗盘周宁县八万钢贸从业者几乎全沦陷锥形托辊

发布时间:2020-10-18 18:24:34 阅读: 来源:破碎锤厂家

“闽东籍”钢贸困局

在一些小的钢贸商户纷纷倒下后,以肖家守和周瑞华为首的周宁籍商人拒绝跑路和躲藏,而是选择“扛住”。“扛住”的代价是巨大的。叶子青告诉本刊记者,“周宁籍的很多商人与银行签订无限连带责任,老婆孩子都要签,身家性命全搭进去了。”

在经历3年的困斗后,批量的债务终于浮出水面。2014年2月7日,上市公司新日恒力公司实际控制人肖家守4.66亿元的股权遭到查封,新日恒力股价大跌8.13%。

这场查封,也将钢贸企业的信贷危机再度推到公众面前。

数天后,作为福建钢贸企业的领军人物,肖家守通过下属回应:股份冻结是因为对外担保而承担的连带责任,他将尽力还清贷款。

在福建宁德的周宁县,从收破烂起家到亿万富豪的肖家守,他的奋斗和财富故事是一段佳话,如今却变成家乡父老的隐忧。担心并非多余,整个周宁县有8万人在上海从事钢贸行业,经过3年的洗盘后,如今几乎全部沦陷。

殃及整个闽东

2014马年春节刚过,“上海钢贸大王”肖家守遭银行查封资产,旗下公司收到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资产遭查封,其持有的新日恒力(600165.SH)股权被冻结,共计涉及金额约10亿元。

除此之外,曾与肖家守一起共进退的上海钢协会长、上海周宁商会会长周华瑞,也面临债务诉讼。

“银行在经过3年的整理后,最后把账都算到领头人的身上来了。”上海一家钢贸公司的总经理叶秦(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叶的公司如今也深陷泥潭,但尚能挣扎喘息,他隐隐担心的是,如果这样的局面延续,那么到下半年也可能要关门。

周瑞华也持有同样观点。这些“硬气”的周宁籍商人,在上海打拼二十多年后,如今因对老乡的各种担保而陷入资金周转的困境,一直没有解局的良方。

在叶秦看来,能从钢贸危机出事扛到现在的商人,都是“硬气地”想重建信誉的企业家,但往往难以得到银行的理解,即便是曾经对他们许以重诺的银行。

2月10日,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和工商银行上海浦东新区支行,对涉及肖家守的数起金融借款诉讼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因肖本人拒绝出庭,法院依据被告未到庭,将做开庭公告送达,若再次缺席,则做缺席审判。

这场诉讼内容是牵扯担保,一家钢贸商向银行申请千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贷款期一年。同一时间,肖家守旗下的松江钢材市场与银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为该钢贸商提供全额的担保。其他自然人又签署下《联保反担保保证函》,钢贸商的股东签署担保承诺书。

这种借贷担保和反担保曾被周宁人视为资金杠杆放大的利器,但在贷款出现逾期情况后,却成为担保人的梦魇。在同乡频频失信后,肖家守因此陷入担保责任而无法自拔。

清明节,是福建人很看重的一个节日,在回乡祭祖的饭局上,一些在外商人感慨此轮的钢贸风波。

一位在广东的商人告诉本刊记者,如今这一风波,早已超出钢贸圈。在珠三角等地,对所有闽东籍的商人贷款基本上都卡死了,“几乎不管任何行业,都要看身份证来办事,这是前所未有的困局。”

本刊记者获悉,在4月上旬召开的宁德工商联会议上,一些闽东籍的商人都在排队诉苦贷款难与贷款利率高。“如今有担保也不一定能贷款,这样的政策只针对闽东人,这算不算歧视?”闽东籍商人问。

这样的困局还发酵到一般的闽东人,一位周宁籍的商人告诉本刊记者,如今拿出宁德地区的身份证,要在福州买房,都未必能办成按揭贷款,蔓延扩大后,变成闽东籍的开发商在外地开发楼盘,都无法给楼盘的业主办理按揭贷款。

周宁县工商联书记肖苏锦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现这样的困局,除钢贸商人和企业家需要反思和承担责任以外,银行业也应该反思对8万周宁钢贸商人做了什么。

沪上“周宁帮”

“周宁人不仅仅从事钢贸,也在从事其他行业,但是现在都受到牵连,这真的不应该。”肖苏锦说。

钢贸危机爆发后,作为周宁县工商联的书记,肖苏锦在各种场合多次呼吁,银行业要从长远考虑来培植这个行业,毕竟如今的危机是暂时的,在危机之前是周宁人对银行业20年的优良信誉。但是,这些呼吁收效甚微,银行业只关注报表。

刚刚和银行谈判后的肖新传,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宽大的办公室内,接受本刊记者的专访。肖新传是周宁人,1990年离开周宁到上海做生意。他递给记者一杯宁德的坦洋功夫茶,打开话匣细说发家史。

肖新传回忆,周宁人到上海奋斗,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最早的阶段,周宁人做路边五金店,也卖一些零碎的建筑钢材,这一时间可以追溯到浦东开发的时期。

在赚到一些小钱后,周宁人以老乡为群体,形成一些小型的钢材市场,这可以说是第二阶段。这个时候,周宁人发现资金的短板,他们希望从银行贷款,但是又发现没有资产质押。

单体的钢贸商原先通过老乡群体互相融资,后发现可以采取联保的融资合作,形成互助的模式,形成模式后,向银行贷款。周宁人的模式得到银行的认可,肖新传告诉本刊记者,最早认可这种模式的是农业银行,时间大概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

到2003年左右,发展到第三阶段。钢贸商人都通过担保公司融资,或者通过钢贸市场的开设方担保融资,又过几年后,钢材市场的开设方纷纷成立担保公司,模式逐渐成熟。

“这样的模式是健康的,即便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到2009年期间,钢贸企业也是稳定的,几乎没有坏账的风险。个别钢贸公司出现经营风险后,周宁同乡会就会出面进行担保还清贷款,这样的信誉在整个中国商圈里也是少见的。”肖新传说。

“闽东籍”钢贸扩围长三角

平衡在四万亿投资后被打破。在2010年,商业银行开发出钢贸贷款的新模式,始作俑者是民生银行,紧接着兴业银行和平安银行等迅速跟进。

“四万亿后,银行握着巨额的信贷业务,都为钱找出路而发愁。当时中央要求银行业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钢贸公司因从业人数少,属于中小企业范畴之内,但钢贸行业又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一旦贷款就是上千万。这种行业的特质受到银行的青睐,就在这间办公室内,各银行行长纷纷来拜访,希望我们能贷款,帮助他们做大业务。”肖新传回忆说。

这种模式放大的结果就是钢材市场在长三角遍地开花,钢贸企业成为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座上宾。“占地少,资金量大,利率高,能带动银行业和GDP的发展,甚至出现专门为钢贸企业服务的支行,双方进入紧密合作期。”肖新传说。

在此时机,一些闽东人纷纷加入到钢贸行业,新手的盲目入市让行业风险骤然增加。

在2010年左右,钢贸市场在江浙一带遍地开花,在江苏连云港甚至出现13个钢贸市场。其市场模式几乎都一样,先找一家比较有实力的钢贸公司进入,开设市场后,再招商一些中小钢贸商,开设公司对其他中小钢贸商进行担保,银行对这些新开设的钢贸公司授信。

“只要闽东籍的商人开设钢贸公司,就能贷款500万元。要是闽东籍的钢贸商会会长,就能得到至少一个亿的授信。银行按照最高利率贷款,加上手续费后,融资成本达到20%左右的年息,行业风险一下子扩大。”肖新传说。

福建籍的银行人士叶子青告诉本刊记者,在四万亿投资热潮后,钢贸企业新增贷款一下子从200多亿上升到3000亿元左右,整个行业泡沫满天飞。资本过多后,就开始寻找出路,在2010年左右房价高企,资本就一路走向地产,这就形成了高比例负债滚动融资的模式。

叶子青分析这个模式存在和持续的前提。首先这个模式存在的前提必须是有大量的信贷资金。第二,资本投资后,获利必须高于融资成本。第三,融资的渠道必须畅通无阻。这样的模式在2011年达到顶峰。

“一些银行的支行开业,都拉着钢材市场的老板和商会的会长去出席剪彩,各银行都把钢贸客户列为优质客户对待,还给很多周宁籍的商人发信用卡,透支额度都是100万元以上,商会会长是无限透支。”叶子青说。

在此期间,形成一批专门做转贷业务的周宁商人,俗称“过桥”。“过桥”三分利,成为约定俗称的规矩。

疯狂和破灭

福建商会,成为银行的一块金字招牌。

叶子青回忆,当时银行行长都跑到福建商会的会长办公室,准备好文件让会长签字,他概括出“六个只要”。“只要会长签字,担保后授信规模就能达到8亿元;只要有钢材市场,有担保,国内银行都给商户贷款;只要钢材市场的老板签字担保,银行就能放款1亿元到2亿元;只要有福建人进入外地钢贸市场中,用担保贷款,都能融资成功;只要有交易平台和仓单,都能变相融资;只要是闽东人,就能申请信用卡,都是100万元起步。”

在“六个只要”后,就形成市场融资、仓单融资、担保公司融资和商会融资的大格局,各种融资融会贯通,手续银行都会办妥,只要签字,就能得到贷款。

回望那段疯狂的时光,肖新传总结说:“只要当时这样贷款的,现在都是死路。”肖新传告诉本刊记者,“六个只要”的背后是巨大的资金成本,银行通过上浮利率和收取服务费等方式,将资金的年化成本提高到20%以上,只要与钢贸企业合作,银行的业绩都是靠前的。

在无限的信贷扩量后,一些钢贸企业为寻找资金处理,开始盲目做大,从钢铁贸易做到物流,再延伸到房地产。到2011年,包括中铁和中储在内的央企也加入到这场资本盛宴中,国有企业主要从事托盘和动产监管,形成仓单融资的模式。“一批价值1000万元的钢材进入到中铁仓库,在仓单质押后,中铁就给钢贸商户提供贷款,综合利息是2分以上,这就形成大量的影子银行。”叶子青告诉本刊记者。

“成长靠融资,赚钱靠通胀。”叶子青用十个字概括闽东钢贸企业的发展模式,而且大部分资金都流向房地产,一旦楼市行情出现停滞,整个泡沫就将破灭。

整个行业的破灭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2011年中,从苏浙市场的地级市开始逐渐出现大面积的逾期无法归账问题。这些基本都是单户达到千万元级别的,最高不会超过5000万元。第二阶段是到2012年初,风波蔓延到南京和杭州等省会城市,涉及的资金规模也是亿元级别。第三阶段是2012年8月,风险到达上海市场,逾期规模基本都是数亿元。

“扛住”的代价

如今上海钢贸行业洗盘还在残酷继续。

叶子青告诉本刊记者,到2012年钢贸危机爆发后,整个行业统计的贷款资金大概是2400亿元到2800亿元之间。到2013年年末,这个数字已经降低到800亿元,1000多亿元的资金全部以抽贷方式离场。现在的800亿元贷款,至少有一半是抵押的,就算是损失400亿元,银行也能平稳度过。

在一些小的钢贸商户纷纷倒下后,以肖家守和周瑞华为首的周宁籍商人拒绝跑路和躲藏,而是选择“扛住”。

“扛住”的代价是巨大的。叶子青告诉本刊记者,“周宁籍的很多商人与银行签订无限连带责任,老婆孩子都要签,身家性命全搭进去了。”

肖新传告诉本刊记者,他的一个老乡向某银行贷一笔2年期的一亿元的款,在有抵押物的情况下,银行要求对方先买3000万元的坏账,而且要求他必须放弃债权,如果同意,银行就以基准利率贷款,否则就放弃。

按照这样的算法,在有抵押物的情况下,贷款一亿元,只能一次性拿到7000万元资金,而且必须支付一亿元资金两年的利息1200万元。加上3000万元的坏账支出,7000万元资金两年的综合成本是4200万元,年化后是每年2100万元,每年融资的成本是30%。

路面薄层修补料

锡钛合金砂

全套银行卡套

镀锌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