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普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7:58 阅读: 来源:破碎锤厂家

普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俄军队从边境后撤赞成乌克兰大选   普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境乱象恐怕无法在短期内有个结果。  4月22日,乌克兰基辅当局以东部亲俄武装拒不履行《日内瓦协议》条款、绑架欧安会观察员、谋杀“爱国者”等理由,宣布结束停火,恢复针对亲俄武装的“反恐行动”。  “反恐”恢复后,俄罗斯一度表现得十分强硬:4月22日当天,俄在俄乌边境高调举行军演,有消息称,俄军在边境地区集结的兵力多达4万;针对乌克兰方面自5月1~2日起加强对亲俄派大本营斯拉维扬斯克等地加强军事行动,以及5月2日在敖德萨所发生的、导致数十人死亡的亲俄——反俄示威者冲突,俄国家杜马、外交部、国防部等职能部门发言人一再指责基辅当局“犯罪”“必须为全部事态负责”,重申对基辅当局合法性的质疑,俄外交部甚至扬言“此时举行大选是荒谬的”。  在俄强硬态度的鼓舞下,乌克兰亲俄派在乌克兰城市中多次出现绑架欧洲安全委员会观察员和占领政府机关办公楼的行动。  紧张的局势甚至迫使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中断对意大利访问紧急回国,并指责俄意图“挑起战争”。连日来美、法、英等北约国家不断向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等北约前线成员调兵遣将,奥巴马、默克尔、奥朗德等反复警告俄不要干扰乌克兰“5·25”大选,不要进行军事冒险。  然而事情的发展似乎出乎某些人预料:普京不仅没“前进”,反倒往后“退缩”了:5月7日,在接见欧安会主席、瑞士外长迪迪埃·伯克哈尔特时普京表示,已将部队从边境后撤,但“仍在执行日常任务”。他表示,俄罗斯已建议东乌亲俄势力推迟原定5月11日举行的“全民公决”,以“改变目前乌克兰愈演愈烈的紧张局势”。稍早些时候,普京已经改口,称“5·25”乌克兰大选将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这和此前他说的“此刻在乌克兰举行大选是荒谬的”大相径庭。  普京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退缩”因为干涉意义不大  其实这种“退缩”,此前已有征兆:自4月22日基辅当局恢复“反恐”后,俄官方的好斗调门已经在悄悄降低。  4月25日,俄国防部明确否认将对乌实施军事干预,而此前他们宁可大玩“模糊游戏”,在那之后,类似好斗言论基本由杜马成员等非职能部门发出;5月2日东乌和敖德萨流血事件爆发,俄一度作出强硬姿态(要求安理会紧急开会,声称俄特使弗拉基米尔·卢金“失踪”),但仅隔一天,卢金就重新出现,并斡旋营救了被扣的欧安会观察员;4月28日,美欧实施对俄新一轮经济制裁,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一度宣称“蔑视”,甚至扬言要施加反制措施,称“相信美国最终会因这些制裁自食其果”“俄罗斯有充分的应对选择余地”,但普京的态度明显低调,且对“鹰派”总统财务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减少俄经济对国际市场依赖”一揽子纲要不置可否。  面对东乌和敖德萨亲俄派“赶紧派兵保护”“主持公道”的一再呼吁,甚至“普京在哪里”“俄罗斯军队呢”的焦急企盼,俄一直按兵不动,和此前在克里米亚的表现判若两人。  之所以如此,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东乌居民虽多讲俄语,也普遍不满基辅当局的乌克兰民族主义政策,但他们普遍认同自己是乌克兰人或“顿巴斯人”,对并入俄罗斯做二等公民则因历史原因心有余悸,对被俗称为“小绿人”、来路不明却声称“代表”他们的亲俄武装分子则更缺乏信任和认同感。  多项民调都表明,这些“小绿人”在当地支持率连两成都不到,至于敖德萨,则更是反俄派占多数的地方,如果说,吞并克里米亚虽违反俄自己签字画押的1994年“布达佩斯备忘录”,好歹有当年赫鲁晓夫私相授受的一段渊源可供辩解,那么,强吞东乌乃至敖德萨,则完全无法自圆其说,风险之大,不言而喻。  其次,自吞并克里米亚后,俄在国际间日渐孤立,而俄在克里米亚事件后继续高调介入东乌危机,让一度抬头的“绥靖论”,被“即便绥靖俄也不会止步”的论调压倒,几乎没有几个国家公开支持俄在克里米亚的主张(就更不用说东乌了),北约稍早时也释放出“将重新定位与俄罗斯间关系”的风声,这对于俄罗斯或普京而言,显然都是难以承受的,普京在解释“撤军”理由时强调“不想引发各界担心”,并非仅仅是一句托辞。  第三,基辅当局在一度慌乱后,开始镇静下来,并表现出不妥协、“不怕乱”和不怕持久对抗的姿态。  如果说,克里米亚的丧失,让基辅痛失一块肥肉,荟萃乌克兰工矿业的东乌一旦易手,基辅的经济命脉就将被断绝一半,而海岸线已因克里米亚危机被一切两半的乌克兰倘再丢掉最大港口敖德萨,就几乎会沦为内陆国。简单说,在乌克兰人看来,倘任由亲俄分子和俄罗斯予取予求,乌克兰不久便“国将不国”,已实在没有让步余地。在这种情况下,普京日益感到,一味高压非但达不到拉住基辅、使之“芬兰化”的目的,反倒可能适得其反。  普京已意识到,干扰“5·25”大选既无意义、无名目,也达不到自己目的,因此希望以退为进,用实际上还未采取行为的“取消”,换取国际间对俄在乌既得利益的承认、至少默认。普京建议东乌亲俄派推迟全民公决的交换条件,是基辅当局立即停止在乌克兰东南部的所有军事和惩罚性行动,就是最好的说明。  乌克兰乱象将继续  可惜,普京的想法很可能是一厢情愿。  基辅当局在克里米亚事件和“4·17”日内瓦协议破裂后,对普京和俄罗斯的承诺、保证已丧失了最基本的信任,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和乌亲俄派之间,也很难在短期内产生对契约的信任感,普京用强固不能令基辅当局退却,示弱则更只会让后者觉得“我们做对了”。普京释放怀柔信号后,亚采纽克直斥普京在“兜售空气”,表示不论亲俄派是否推迟公决,“反恐”都不会停止,同日,乌克兰总统候选人最热门人选、本人就是东乌人的亿万富翁佩德罗·波罗申科在柏林表示,对“恐怖分子”必须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说话,“那就是武力。”很显然,在这种情绪下,“停火”“对话”几不可能。  同时,欧美各国对普京的“善意”心存疑窦。  对普京所言“撤军”,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奥巴马副发言人伊奈斯特均表示“看不到证据”,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和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看似态度稍积极,称之为“建设性基调”,但同样有很大保留,普萨基就针对“推迟公决”指出,亲俄派的公决毫无合法性,真正的“建设性”理应是彻底取消、而非推迟公投。  而“小绿人”们也不会就范。  正如斯拉维扬斯克自封市长的亲俄派首领伏贾茨切斯拉夫·波洛马廖夫所坦言,“小绿人”们和基辅“政变军事当局”已“不共戴天”,一旦俄乌达成妥协,而他们又留在乌克兰境内,其政治前途乃至个人命运,都是可想而知的,这种“惟恐普京卖自己”的“危机意识”,当初曾让克里米亚“小绿人”不顾一切把事闹大,把普京和俄罗斯拉下水,如今也让东乌“小绿人”下定决心起而效尤。  “4·17”日内瓦协议破局后,波洛马廖夫一再扬言“俄进行军事干预时机已到”,此次普京放出软话,被弄得不知所措的“小绿人”纷纷喊出“永远不能接受基辅统治”“普京不能替我们决定一切”“5月11日必须公投”等口号。5月8日,亲俄派单方面成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举行会议,决议照旧公投,不接受普京要求,自封“共和国领袖”的米洛斯拉夫鲁坚科等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包括顿涅茨克、卢甘斯克等地的新国家“Novorossiya”(新俄罗斯)——很显然,这样的公投诉求,国际社会、基辅,甚至目前的俄罗斯和普京,都是无法接受的,在当前东乌氛围和“小绿人”民意基础而言,这样的“公投”也只能徒然起到搅局的作用。  经济的衰退和国内反对派势力的增强,令普京不敢轻易丢弃民族主义这根救命稻草。5月9日的欧洲胜利日,俄罗斯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了阅兵式,刚刚加入的克里米亚也举行了庆典、阅兵。克里米亚的举动,加上“小绿人”的不给面子,足以抵消此前普京一切“柔性努力”的效果而有余。5·11公投恐怕无法阻止东乌局势继续乱下去。

贵阳工业设计

娄底产品设计

西宁工业设计

西宁产品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