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上繁花

发布时间:2021-01-21 13:44:38 阅读: 来源:破碎锤厂家

海上繁花

《海上花列传》和《繁花》这类小说天生就有着深入骨髓的地域烙印,而那种风格的排他性恰恰是它们的魅力所在。  张爱玲曾经大加推崇《海上花列传》,作者叫作韩邦庆。这位笔名“花也怜侬”、抽大烟几乎抽得倾家荡产的风流才子还有一则轶事,说的是他乘轮船南返,同行的还有另一位“狭邪小说作家”孙家振。两人都写小说,且偏好同样的题材,路上便互赠书稿、交流起创作经验来。孙家振对韩邦庆的才华佩服不已,但也对他的写作风格提出意见:假若全用吴语方言写成,会对相当数量的读者造成阅读上的障碍。后来事实证明,艺术造诣不如韩邦庆的孙家振用“白话”写成的《海上繁华梦》成了当时的畅销书,而通篇采用“吴语”的《海上花列传》即使获得了众多“内行人”的叫好,连鲁迅也称赞它“平静而近自然”,但却在很长时间内销量寥寥。为《海上花列传》“没人知道”而惋惜,恐怕是张爱玲专门再把这部作品翻译成“白话”乃至于英文的重要原因,而这里面多少也包含了为韩邦庆不服气的意味吧。  而一百年后,另一部描写上海的长篇小说《繁花》又让人在某种意义上想到《海上花列传》。金宇澄这部洋洋大作的立意无疑要比《海上花列传》要深刻、宽广得多,它通过几个上海本地人的命运历程,折射了一个大都市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沧桑变化:从政治生活到日常生活,从一种无所依靠变成另一种无所依靠……更难能可贵的是,《繁花》中人物的行踪几乎可以拼接成一部真实而微观的地图,令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仿佛游走于上海这座城市的毛细血管之中。对上海的方言与上海生活的种种风俗,金宇澄也是信手拈来,同时暗含着一种懒得解释甚至于不屑解释的态度。与另一部经典作品《长恨歌》中用外在的、历史的视角审视一座城市不同,《繁花》更像是扎根在纯粹的“本土立场”来写上海,因此“上海的味道”也要来得更加真切。  无疑《繁花》是一部庞杂丰富的地域小说,这样的小说如果不是在上海生活过许多年的作家,想必是写不出来的。然而强烈的地域性在保证了作品质感的同时,不免也会给那些对上海生活并不熟悉的读者带来挑战:且不说不加铺垫,直接进入浩如烟海的日常生活描写是否会让他们感到陌生,就算一头扎了进去,是否又能体味出具体语境、具体文化氛围中细微的“妙处”呢?这恐怕也是相当一部分北方读者阅读《繁花》,经常感到“明知道好,却又不知道究竟好在哪里”的原因。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越是地域的就越是全国的”这样的论述或许并不准确,《海上花列传》和《繁花》这类小说天生就有着深入骨髓的地域烙印,而那种风格的排他性恰恰是它们的魅力所在。(编辑可意李二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