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破碎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英年早逝的大才子贾谊是怎么写出吊屈原赋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18:13:34 阅读: 来源:破碎锤厂家

英年早逝的大才子贾谊是怎么写出《吊屈原赋》的?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贾谊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在汉文帝——刘恒时代策论仅次于贾谊的太子家令晁错对刘恒的评价中我讲述了。晁错应对汉文帝——刘恒的举贤令,所作策论的最后一段内容。其中,言明晁错是汉文帝时期的策论第二高手,那第一名贾谊又是何许人也呢?

既然说到贾谊那我便以唐代诗人李商隐所作《贾生》来作为本文的开篇。下面我们一起欣赏一下这首诗: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贾谊是洛阳人,十八岁的时候就能吟诗作文,在洛阳城内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名人了。贾谊的老师就是汉文帝时期的第四位丞相张苍。那一年是吕太后五年(公元前183年),当时河南郡守吴公赏识贾谊的才学,便将其招致门下,让他在郡衙任职。

吴公对贾谊很是器重。后来,汉文帝刘恒即位之后,听说河南郡守吴公,政绩突出,名列全国第一。并且这位吴公和大秦帝国的丞相李斯是同乡,曾向李斯请教过学问,所以,征召吴公入长安,任命其做了廷尉。

吴公在做了廷尉之后,并没有忘记贾谊,他向刘恒举荐了贾谊,称赞其年轻有为,精通诸子百家,因此,刘恒便征召贾谊做了博士。此时,的贾谊也就不过二十多岁,是当时所有博士中年纪最小的。

每当汉文帝刘恒下诏征询博士们意见,讨论国家大事的时候,各位老先生都不能回答,只有贾谊能够一一替他们作答出来,所以,大家都很感激贾谊替他们说出心里话。所有的老先生们都认为自己的才学比不上贾谊。

刘恒听说之后,很是高兴,于是便提拔了贾谊,一年之内便将其升为太中大夫,贾谊的升迁速度,可以说是坐着火箭向上蹿了。贾谊认为,大汉帝国自刘邦建立至汉文帝刘恒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天下太平,百姓安居,因此,就应当,改正历法,变更服色,订立法令制度,重新确定官职名称,振兴礼乐。

因此,贾谊便草拟了上述各项仪式法度,确定服饰崇尚黄色,将官位印章定为五个字,并拟定了官名,改变了汉初以来做遵从的秦国旧法。此时,汉文帝刘恒刚刚即位不久,其帝位又是陈平,周勃等老臣所拥立的,所以,做起事来难免谨慎,所以,在当时并没有根据贾谊的奏章进行实施。

汉文帝前元二年(公元前178年),贾谊针对当时的“背本趋末”(就是弃农经商)”淫侈之风,日日以长“的现象,上书《论积贮疏》,在其中提出重农抑商的经济政策,主张发展农业生产,加强粮食储备,预防饥荒。刘恒采纳了他的建议,下令鼓励农业生产。

不过,在许多年后,刘恒处理完功臣集团之后,对各项法令的修改审定,以及规定列侯出都到封邑上任的诸多提案和主张都是出于此时贾谊所提出的建议,汉文帝刘恒曾提议让贾谊出任公卿的职位, 但却遭到了绛侯周勃,灌婴,东阳侯张相如,冯敬之等一班老臣的嫉妒和反对。

俗话说,升得越高,摔得越惨,年少轻狂的贾谊既然已经遭到功臣集团的嫉妒,那这些人便会采取一些手段了。他们在汉文帝刘恒面前说贾谊的坏话,大致内容就是:"这个洛阳青年,年纪轻轻,学识浅薄,一心就想着独揽大权,变乱习惯的制度,以至于让很多事情都变得混乱了。“

就这样,汉文帝刘恒长期听到,功臣集团的这种论调,便渐渐的疏远了贾谊,不再听取贾谊的建议,最终,在汉文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76年)贾谊被外放给长沙王做太傅。年轻人在求职的过程中,永远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只有经历挫折,才能得到成长。

就这样贾谊辨拜别了刘恒,前往长沙就职,长沙距离长安有数千里之遥,地势低洼潮湿,贾谊觉得自己命不久矣,又因为受到贬斥,导致思想上极其郁闷,长途跋涉,在渡过湘江时,想起了同样怀才不遇的屈原,因受谗言而被放逐,写作《离骚赋》,后投江自刎,一时有感而发写下了《吊屈原赋》来凭吊屈原,以抒发自己的怨愤之情。

文章的最后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大才子贾谊的这一篇《吊屈原赋》感受一下他当时的心情:

谊为长沙王太傅,既以谪去,意不自得;及度湘水,为赋以吊屈原。屈原,楚贤臣也。被谗放逐,作《离骚》赋,其终篇曰:“已矣哉!国无人兮,莫我知也。”遂自投汨罗而死。谊追伤之,因自喻,其辞曰: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造讬湘流兮,敬吊先生;遭世罔极兮,乃殒厥身。呜呼哀哉!逢时不祥。鸾凤伏竄兮,鸱枭翱翔。闒茸尊显兮,谗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世谓随、夷为溷兮,谓跖、蹻为廉;莫邪为钝兮,铅刀为銛。吁嗟默默,生之无故兮;斡弃周鼎,宝康瓠兮。腾驾罷牛,骖蹇驴兮;骥垂两耳,服盐车兮。章甫荐履,渐不可久兮;嗟苦先生,独离此咎兮。

讯曰:已矣!国其莫我知兮,独壹郁其谁语?凤漂漂其高逝兮,固自引而远去。袭九渊之神龙兮,沕深潜以自珍;偭蟂獭以隐处兮,夫岂从虾与蛭蟥?所贵圣人之神德兮,远浊世而自藏;使骐骥可得系而羁兮,岂云异夫犬羊?般纷纷其离此尤兮,亦夫子之故也。历九州而其君兮,何必怀此都也?凤凰翔于千仞兮,览德辉而下之;见细德之险徵兮,遥曾击而去之。彼寻常之污渎兮,岂能容夫吞舟之巨鱼?横江湖之鳣鲸兮,固将制于蝼蚁。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小学生作文